當前位置 首頁 >> 浙江体彩20选5杀码 >> 領導專家理論文章 >> 正文
依靠全社會活力 共同營造創新機制
2016年8月17日
    

民進中央副主席、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、民進上海市委主委  蔡達峰

  中共十八大指出,讓一切勞動、知識、技術、管理、資本的活力競相迸發,讓一切創造社會財富的源泉充分涌流,讓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,這里揭示了創新活動的規律。人是有創新潛能的,潛能得到尊重和激發,就能培育出創新能力。能力得到發揮,就能創造出創新成果。成果得到合理的利益,形成了不斷創新的動力和活力,這就是創新需要的利益機制。激發職業人員的創新活力,要靠企業和社會組織的利益機制。激發企業和社會組織的創新活力,要靠市場和社會的利益機制。市場和社會的利益機制,要靠國家和地區對這種利益機制的維護,說到底就是如何依靠全社會,共同維護創新活動的利益。

  創新是個人、單位乃至地區發展的共同利益,個人不論職業和身份,單位不論地位和屬性,如果都能從創造性的貢獻中得到利益,創新才會真正成為需求,各自的創新能力才能成為自身發展的資本,潛能才會得到?;?。所以,創新機制本質上是利益導向機制。如果創新沒有利益,不創新可以得到更多的利益,甚至創新成果反而損害利益,人們自然就沒有創新的動力。

  在我國,無論是在市場中還是在社會中,這種創新機制還只是在發育階段。一方面,市場中的天使基金、風險投資,社會中的科創基金、園區等都相當活躍,確實激勵了人們創新創業的活力,這是很好的趨勢。另一方面,在競爭、評價、收入等活動中,創新能力與利益分配脫節的現象更為普遍存在,活力被引導在投其所好上,而不是自主創新。

  究其原因,行政計劃管理習慣太強、行政對利益分配的主導力過強,可能是主要的一條。與市場原則不同,行政主導公共利益分配,強調普遍公平。而如果行政不當,還容易主觀裁量,容易偏重人或單位身份、地位和歷史成就,因為這樣做既容易又安全。所以,在用行政手段鼓勵創新的時候,反而強化了制約創新的利益機制,異化了創新。在行政主導的創新活動中,總會有一些重點人物或單位,以資歷和榮譽為資本,機會多得難以消受,無暇創新,乃至喪失了創新的動力。大凡與行政靠得越近的職業,這種現象越普遍,比如,在教育、衛生、文化等領域中,個人創新機會應該很多,但飯碗很穩,利益激勵的導向不清晰,創新活力反而不足。比如,國企或與行政關系密切的企業,靠技術創新往往不如靠政策或人脈更容易獲得資源和資金。

  創新需要的利益機制,其實就是很通俗勞動與收入關系。原則上,任何個人和單位,要想得到知識和技術,就要自己付出代價,要么自己出力研發,要么自己出錢購買,沒有可以無償的得到的援助和救濟。在知識經濟時代,要靠科技創新驅動經濟發展,就必須要使知識成為產權,必須使產權成為現實的權能,就必須使創新者得到權益。從政府來說,要集中精力做好財政應該投入的公益的、全民的需要的研發,并管好自己的知識產權。市場有需求的科技成果,政府盡量不要直接投資研發,甚至不必評價或規劃,嚴格控制或大量精簡財政支付的研發項目。同時,要正確對待市場和社會的作用,使市場和社會的主體具有獨立和平等的地位,使它們在相互需求的關系中,自主參與勞動、知識、技術、管理和資本的競爭,形成風險與回報、利益與成果、能力與機會對應的機制。在培育創新活力中,市場和社會是有內生機制的,很多方面政府可以無為而治,樂觀其成的。政府可以搭建科技創新的平臺,但前提是企業、組織乃至個人必須是自主自為,非常清晰地履行獨立的法定權利和責任。而這正是我們與發達國家和地區的差距所在。我們在學習外國政府創新政策之前,必須改革公共政策,促進各種個體的自主自為,千萬不要以為弄一些公共平臺或若干優惠政策,就能激勵大家創新。

  不可否認,對政府來說,最難對付的是自己親生的企事業單位,既要生又要管,既不能放棄又不能白養,怎么協調政府的財權與事權,怎么讓它們在市場和社會中的健康發展,并且不影響其它同行的發展,這是深化改革中的難點。從方向上說,應該以法人治理結構、公共服務采購、促進其自主自為的思路,加快推進國有企事業單位的改革。這類單位如果增強了創新發展的動力,對市場和社會至關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