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首頁 >> 浙江体彩20选5杀码 >> 領導專家理論文章 >> 正文
教育行政與議政都不易
2018年2月7日
    

民進中央主席  蔡達峰

  教育行政領導時有感嘆,教育問題人人都會講。言下之義,教育工作很不容易,眾說紛紜,總有不同意見。誠哉斯言,僅我自己近15年里在全國“兩會”期間提交的建議中,就涉及教育法規、學生心理教育、高考招生、大學生就業等諸多內容。綜觀“兩會”代表委員們的建言,各抒己見,為地區、學校、學生、教師等各種主體,反映經費、物資、教材、觀念、體制機制等各種訴求,量大面廣,包羅萬象,其中絕大多數都指向政府,有的要政府多管,有的要政府少管,有的政府關心,有的政府解決。政府既尊重大家建言,誠懇答復。又對照自身職責和能力,不能大包大攬,照單全收??杉?,教育行政與議政都是不容易的。

  近來又聽到教育行政領導表示,教育行政工作要以提高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和滿意度為目的,善哉斯言。按照行政為民的宗旨,教育行政工作的成效,不僅是看資源、政策和措施的數量,不僅是看教育機構得到了什么,最終還要看它們產生的社會效益,看受教育者得到了什么?!按笱?,為了學生與社會”,這是我為自己文集起名的字,也是我對教育關系的認識。

  人民群眾在教育上的獲得感,基于其對教育的需求,有需求來有獲得。這種需求遠比代表委員的建言來得龐雜、多變和緊迫。教育行政和議政的現實任務,就是要受理這種需求,既不回避其現實性和復雜性,又要發揮自身的作用,作出科學的分析和選擇,這是不容易的事情。

  首先,要準確認識教育需求的主體。教育是人類社會的基本需要和基本活動,具有主體和主權的意義。國家與家庭都需要教育,各級政府和社會各界都辦教育機構,教師與學生都以教育為業。各方既有需求,也有責任。各方的需求和責任,既有共性,又有特性。各方既自主,又互動,由此構成了教育事業和教育活動的全部。現實的教育需求,終究是其中特定主體的需求,因此也是其中特定主體的責任,抽象需求是沒有人可以去兌現的。

  其次,要準確認識教育需求的內容。教育需求是多樣的,有機構的和個體的,有物質的和精神的,有雪中送炭的和錦上添花的,有正當的和不當的,有些需求很普遍,有些需求很獨特。這些需求都要接受一定的教育要求和資源條件的考量,得到不同的實現機會,甚至發生激烈的競爭。需求不同,機會不同,獲得感不同,不可能人人心想事成,皆大歡喜,招生中這種情況最為典型。所以,教育行政和議政要善于分析需求及其關系,區分其必要性和緊迫性,然后才是精準投入和有效保障。曾幾何時,大家強烈呼吁增加教育經費、增加高考招生名額,但仔細想想,這些東西增加了以后,學校、教師和學生分別得到了什么呢?是經濟利益、物質條件、發展機會、教學水平還是相互關懷?至少,學生的升學機會、身心健康等需求沒有減少。

  說到底,教育行政和議政,關鍵是要把握好目標,自己要堅信教育的原則和標準。要支持符合教育本質的需求,即“培養健全的人格”,這是國家和公民共同需要和根本利益,也是政府、學校和家庭的需求。以人格健全為目標,教育各方都檢查自身的動機,拋棄自私的需求。違背或輕視人格,不講“三觀”,慫恿私欲,唯分數名次論成敗得失,這不是教育需求,不是得到教育,而是偽教育,應該予以反對。同時,要以鼓勵年青人發展為中心任務,為他們創造更多適合于他們個性的發展機會。有了自己的機會,他們才會增強自尊自信,才會有真正的獲得感。教育活動要兼顧機會和能力,為各種能力提供各種發展的機會,這是教育公正。在同一機會中堅持能力優先,這是教育公平。教育只青睞一種人,推崇一種標準,提供一種機會,即便放寬名額、擴大規模、增加投入,很多人也會有挫敗感和失落感。教育要讓所有而不是部分年青人感到溫暖,讓社會各行各業都有優秀人才,這是大國的發展需要和人才優勢,也是教育行政和議政應當有的共識。

  寫于2017年3月3日,刊登于《中國教育報》2017年3月5日。